彩虹江苏快三 > 历史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四十六章 英雄迟暮
    “主公,张掖大营调来的五万奴隶已经集结完毕。”晋阳,刺史府中,张辽向着吕布插手行礼。

    “好,这些奴隶,我要带走。”吕布点点头,看向张辽:“文远,你即刻启程,赶往河套主持战局,何时出战,我会让小鹰将情报送之于你,河套大军,随时待命,令到之日,挥军攻入幽州,不得有误!”

    “喏!”张辽闻言,插手一礼,躬身告退。

    “派人去壶关,将雄阔海调回来,命庞德谨守壶关,随时准备配合大军攻入冀州。”张辽离开之后,吕布又取出一支令箭,交于姜冏。

    “喏!”

    一道道命令自刺史府发下去,整个并州刺史府开始运作起来,五万奴隶以筑城的名义调往太行山,同时大量物资也调入太行山,名为筑城,实则是为进攻冀州做准备,这五万奴兵,就是吕布这次准备进攻冀州的主力,虽是奴隶,但却是徐荣从张掖四十万鲜卑、匈奴人中挑选出来的精壮,按照吕布的方法,激发出他们的斗志,他们是在为自由而战,所激发出来的战斗力,未必会比吕布帐下的各大精锐部队差多少。

    当然,这些匈奴人野性未驯,寻常将领,还真不一定能够镇得住他们,这也是吕布为何这一次要亲自挂帅的原因,不仅仅是对冀州之战的重视,同时也是为了震慑这支部队,吕布在草原上留下的传说,足以让这群桀骜不驯的刺头服帖。

    冀州,邺城大将军府,时间已经进了五月,天气开始转暖,但整个邺城上空,却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压迫感。

    刚刚回到邺城的张郃在解了军权之后,骑马来到大将军府门前,刚刚下马准备进去,就见一道身影从府中匆匆赶来。

    “正南先生?”张郃惊讶的看向行色匆匆的审配。

    “隽义?”审配先是一怔,随即面露喜色,连忙拉着张郃,走到一边,沉声问道:“此番隽义带回来多少兵马?”

    “三万大军,已经尽数带回,如今已经交给城卫,屯于城外。”张郃看着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的审配,犹豫了一下问道:“先生,主公他……”

    审配闻言,摇了摇头:“就在这几日了,隽义,你见过主公之后,立刻赶回军营,这三万大军,一定要抓在我们手中,主公已经立了遗命,立三公子为继承人,但大公子被郭图等人挑唆,最近正在拉拢各部将领,我怕主公撒手之日,便是他们发难之时,我等当早做准备才行!”

    张郃面色凝重的点点头,这种事,他原本不想参与,但他很清楚,这是河.北集团与颍川集团的一次碰撞,与其说是袁尚与袁谭之争,倒不如说是两大集团对日后主导权之间的争夺,没有妥协的可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只希望,可以速战速决吧!

    对于眼下的形势,张郃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看法,目前来说,袁曹联手对付吕布,但北方局势三足鼎立已成,最多也就是将吕布赶出并州,那之后,恐怕谁强都会遭到另外两家的联手进攻,但这是建立在袁绍、曹操和吕布健在的前提下,一旦袁绍病故的消息传出去,袁家二子争锋的局面若不能迅速解决,那接下来,便是袁家分裂,曹操和吕布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趁虚而入,吞并袁绍的地盘,无论最终是谁取得最大的利益,袁家都将不复存在。

    难言的压迫感让张郃心中沉甸甸的,告别了审配之后,便进了将军府,君臣一场,如今袁绍要走,这最后一面,自然要见上一次。

    在管家袁平的带领下,张郃见到了袁绍,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当看着床榻上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袁绍时,心中不禁泛起一丝酸楚,当初袁绍聚集海内之兵,征讨董卓,席卷冀州时,何等雄姿英发,但到如今,给张郃的感觉,却更像一位孤寡老人,袁尚、袁谭如今忙于争权夺利,包括袁绍的几位夫人也在各自站队,身边除了服侍的婢女之外,竟无一亲人!这算是英雄的黄昏吧!

    “隽义来了?”似乎是听到声音,袁绍闭着的眼睛有些吃力的睁开,看到张郃,似乎有些开心,伸了伸手,却又无力地垂落。

    张郃连忙上前两步,抓住袁绍的手:“主公,郃回来了。”

    声音中,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哽咽。

    “这人啊,很多时候都是快死了,许多事情才会真的看透。”袁绍看着张郃,叹了口气道:“官渡之战,我错了,悔不该不听元浩之言,致使错失一统天下之良机,可叹元浩一生耿直,到头来,却不得善终,如今,我也该去了,不知道去了那边,会不会被元浩取笑?”

    “不会的。”张郃摇了摇头:“元浩先生虽然固执,却始终忠心耿耿,从未有过二心。”

    “或许吧。”袁绍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向张郃道:“虽说长幼有序,但显思虽然勇猛有余,却刚愎自用,非人主之象,我意立显甫接我之位,眼下天下动荡,曹阿瞒和那西北虓虎虎视眈眈,我死讯若是传出,两人必会联手来攻,冀州,经不起内耗,隽义,我有一事,欲托付于你,望隽义答应。”

    “主公请说,末将万死不辞。”张郃跪在地上,沉声道。

    “我已立下遗嘱,但恐郭图等人撺掇显思作乱,隽义可先下手为强,葬礼之上,正南会当众宣读遗嘱,若他们遵从便罢,若有人不从,可伏刀斧手杀之!”袁绍的声音越来越低。

    张郃心中一寒,袁绍这一句话里面,却是连袁谭也包括进去了,身为长子,袁谭素有战功,在军中也颇有威望,按照规矩来说,若没有这份遗嘱,袁谭便是下一任主公,如今却给了袁尚,他怎可能心服?

    “末将……领命!”这一刻,张郃心中十分矛盾,但还是答应了袁绍的要求,他本不想卷入这场漩涡,但随着颜良、文丑战死,整个河.北武将之中,张郃与高览已经渐渐代替了昔日颜良文丑的位置,如果田丰、沮授还在时,张郃可以跟他们抱团,作为中立派,但如今,田丰已死,沮授被俘,失去了这两大名士的支撑,张郃想要再保持中立是不可能的,至少,袁绍的命令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违抗的。

    袁绍仿佛松了口气,微微阖上双目,似乎已经睡过去。

    张郃站起身来,将袁绍的手放回去,扭头看向一旁的大夫,带着他除了袁绍卧房,张郃皱眉道:“主公究竟犯了何病?”

    在张郃的记忆中,袁绍并没有受过什么伤,而且身体一直强健,如今虽然过了巅峰年纪,却也还远未达到垂暮之年,眼下袁绍的样子,让张郃心痛之余,也不免有些疑惑。

    “这……”郎中看了张郃一眼,摇摇头道:“风寒入体,加上忧思成疾。”

    “嗯?”张郃何等人物,郎中眼中闪过的一瞬间的躲闪可没能逃开张郃的目光,看了看周围,冷哼一声:“你随我来!”

    “是。”郎中心中一沉,但面对张郃,他没胆量拒绝,只能在张郃的带领下,出了将军府,就在两人离开不久,一名家丁匆匆往府内跑去,将此事告知了袁绍的正妻刘氏。

    “夫人,那张郃开始生疑了。”将军府一处院落中,家丁诚惶诚恐的站在一位****身前,小心道。

    “张郃?”刘氏凤目睁开,冷哼一声:“多事的东西,派人盯着,若那郎中出来,立刻将他带来!”

    “是。”家丁连忙答应一声,见刘氏没有再说话,知趣的退下。

    家丁离开之后,刘氏冷哼一声,靠在座椅上,望着空荡荡的房子,幽幽道:“出来吧。”

    屏风后闪出一人,容貌俊美,与袁绍有七分相似,看了一眼家丁离开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向刘氏拱手道:“母亲,其实我们根本没必要如此去做,父亲钟爱于我,儿之才能也远在兄长之上,日后自能继承父亲官爵,何苦如此?”

    “唉~”刘氏摇摇头,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摇头道:“我儿还太过年轻,这人心,是会变得,想当年夫君他也曾钟爱于我一人,但如今呢?记住,永远莫要将希望放在他人身上,只有握在手里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张郃之事,我自有方法处理,你自去便是。”

    “是。”袁尚犹豫了一下,看向刘氏道:“母亲,张郃乃我河北柱梁,恳请母亲,莫要害他性命。”

    “为娘自然知道,放心吧。”刘氏微笑着点点头。

    张郃府邸。

    “你说什么!?”张郃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森然看向眼前的郎中。

    “千真万确将军,当日主公身体有所不适时,小人已经为主公把过脉,的确是中毒征兆,而且时日已经不短,只是受夫人胁迫,不敢据实说出,本想通知几位先生,奈何几位先生最近一段时间来去匆匆,根本没有机会与他们答话。”郎中跪在地上,苦涩道。

    “夫人?”张郃瞪大了眼睛,突然有些后悔来管这件事情。(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 彩虹新疆时时彩 彩虹分分彩 彩虹台湾宾果
澳门最大的赌场 宝马线娱乐现金网 申博官网jshjy 太阳城代理
198彩官网 菲律宾国际沙龙 淘金盈手机下载版 博狗集團官方网址登入
彩虹PC蛋蛋 彩虹重庆时时彩 彩虹北京时时彩 澳彩网韩式1.5分彩
彩虹加拿大3.5分 彩虹腾讯分分彩 彩虹加拿大28 澳彩网黑龙江时时彩
44sbib.com 998PT.COM 297PT.COM 131PT.COM 899TGP.COM
1888DZ.COM 38XTD.COM 222xsb.com 711PT.COM 107SUN.COM
18888shenbo.com aj138.com DC398.COM 1112127.COM 1113886.COM
96jbs.com 8AKSS.COM 617XTD.COM 761cw.com 68XTD.COM